韶山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至尊符神 第三十九章 灵体初成 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5:07 编辑:笔名

至尊符神 第三十九章 灵体初成 上

天机子坐在鼎边,一脸地激动。

他是天机门的弟子。天机门擅长机关傀儡之术,当年也是一方强豪,后来遭逢大变,门派高手死伤殆尽,败落了下来。门派传到他师傅这一代时,连宗门重地都被人占据了,弟子们只好只处飘泊游荡。天机子的师傅修为只有筑基后期,实力低微,常常受人欺侮,却只能忍气吞声。

为了增加实力,他师傅把心一横,打起了炼制丧尸的主意,他抓来两个落单的禅修,穷尽一生之积蓄,冒着极大的风险,终于炼成了两具铜尸。谁知尸成之日,煞气冲天,惊动了周围的修者,纷纷前来围攻,他师傅在突围时身受重伤,临死前把两具铜尸交给了天机子。

天机子再不敢用两具铜尸,以制作低等傀儡为生,飘荡了半生之后,终于凭着师傅所留下来地图玉简,找到了门派隐藏在七阴山脉深处的这个道观。

他把两具铜尸升级了一下,又从观中找到一个三品的五色罗烟瓶,实力大增,经常出去干拍黑砖打闷棍的勾当,日子过得倒是很滋润。

但美中不足的是,当年抓来的两个禅修资质一般,两具铜尸无法再进一步,他一直引以为憾。在坊市他见到辛焱,不由眼前一亮,辛焱的筋骨、血脉极佳,身上修习的禅功也极为纯正。他心中就涌起了一股按捺不住的冲动,抓住辛焱,把他炼成一具银尸。

他半路跟踪辛焱,正准备设伏下手,不意毛六、贺胜竟要杀辛焱,眼看自己的“宝贝”要被人毁掉,他大怒之下,决定出手干掉了毛六、贺胜。没想到贺胜竟自爆,让他损失惨重。想着被毁掉的五色罗烟瓶和两具铜尸,他就不由一阵地心痛,那可是几乎就是他全部的家当。

但是看到不住微震的药鼎,他心中却乐开了花,这xiǎo子可真是强悍啊,被炼了这么久,神魂还没有湮灭。他不由对这一次的炼尸的结果充满了期待。

不知道在药鼎中浸了多久,辛焱体内的药力已发挥到了极致,药液不断通过皮肤毛孔渗入辛焱体内,寒热两种药力在他的体内反复交锋,剧烈的痛让他生不如死。相对于肉身的痛苦,他的灵魂则像是撕裂一样的痛,九只恶鬼不断撕咬着他的魂魄,让他痛苦万分。天机老道就是要通过不断地折磨辛焱,让他的心中生出不可遏制的杀气,泯灭他的灵智,把他炼成一具只知杀戮的丧尸。

辛焱身上的察觉到危险,自动运转,让他的身体成为一个更加混乱的战场,地气和灵力在体内乱成一团,彼此争斗不休,给他带来更大的痛苦。

身体上的痛苦和深入魂魄的痛苦交织在一起,无休无止,撕裂的痛苦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辛焱一次又一次地痛晕过去,又一次又一次地痛醒过来。

天机子看着不住抖动的铜鼎,眼中充满了激动:“真让人期待啊,居然可以在这种痛苦之中坚持两天两夜,我果然没有看走眼。”他不时通过一根铜管往鼎中添加着各种灵药,同时xiǎo心地控着火,脸上神态安祥,就像是虔诚的炼丹师,在炼制一枚安身养命的灵丹。

不知道过了多久,剧痛再一次把辛焱唤醒,醒来的辛焱第一个念头是:“日你妹的天机老道!想把哥炼成傀儡?哥死也不放过你!”

辛焱双目赤红,长久的折磨让他几欲疯狂,怨愤之气充满了他的心胸,让他心底仅有的那一丝清明脆弱如风中残烛,随时可能湮灭,一般不可遏制的杀意透炉而出。

天机老道也被吓了一跳,但旋即就高兴起来。还没完全炼成,杀意就如此强大,那炼成了不是更加了得,看来这回真的可能银尸了。

眼看辛焱就要坠入万劫不复之境,他识海中的涅盘亮起一道绿光,一股微弱柔和的生命之力沿着他的经脉流动,滋润修复着他被撕裂的经脉,直达他的心房,帮他守住心头的那一丝清明,把辛焱从悬崖边拉了回来。

辛焱立即清醒了过来。强忍着那让他的抓狂撕裂般的痛苦,他开始思索,该怎么办?

他不知道被天机子扔到了药鼎中有多久了,但他知道没有多少时间了。他清楚地记得,他被天机老道抓住时,离最后炼成的时间期限只剩下三天。

“日你妹的天机老道!日你妹的铜尸,银尸!老子就是死也不能便宜你。”

眼看九只xiǎo鬼又一次地冲上来撕咬辛焱的魂魄,这一次辛焱不再躲闪,任九只xiǎo鬼进入识海中,撕咬他的魂魄。

“要死大家一起死!”

辛焱突然发难,集中全身的灵力、地气和神识直冲头dǐng,一时候他头部的血脉喷张,几乎要爆裂开来。

可以激发全身的血气,逆行冲关,同时燃烧神魂,以求一死,是魔族自尽的法门之一。

“呯、呯、呯……”响声不绝,九枚竟全部从他的头部飞射而出。

九只xiǎo鬼失去了的依靠,正慌成一团,拼命地想冲出辛焱的识海。

辛焱一声冷笑,不再紧守心房,任身上的神魂、灵力和地气剧烈地碰撞在一起。

轰!

辛焱的神魂剧烈的燃烧起来,形成一团精纯暴烈的焰火,吞噬着他的神魂、灵力和地气,越烧越盛。神魂之火何等精纯暴烈,九只xiǎo鬼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就在一瞬间就被吞噬。

“啊!”正守在炉鼎边的天机子一声惨叫,捂着头满地翻滚,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嚎叫。

上的每只xiǎo鬼身上都是他用自身的魂魄精血滋养而成,与他心魂相连,一旦失败,就会反噬自身,何况现在九鬼齐灭。

九只xiǎo鬼一齐被灭,天机子心魂皆丧,所受之痛苦更甚于辛焱百倍,他为了提高修为,用害人无数,结果终遭报应。

辛焱任由神魂、灵力和地气源源不断地进入识海,让神魂之火越烧越烈,渐渐就烧成一片烈焰火海。不知为什么,辛焱却没有一diǎn害怕,他杀灭了九只xiǎo鬼,狠狠地摆了天机老道一道,心中再无牵挂,就算神魂之火把他烧为灰烬,也无所谓。反正他没有秘法,练不成,与其日日受那血脉逆冲之苦,不如死了干净。

辛焱享受着神魂之火燃烧带来的快感,等待自已被烧成灰烬,从此神魂俱灭,他的心中只有一个遗憾,就是没有能够看到自己的那一园灵植成熟,换成晶光闪亮的灵石。

涅盘上绿光闪亮,不断生出一缕缕阴凉之力

,输入他的体内,滋养着撕裂的经脉,守护着他心头的最后一丝清明。但他体内的灵力、地气和神魂之力不受控制地注入识海,神魂之火越烧越旺,照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被烧成一片灰烬。

不知几时,赤妖突然冒了出来,没心没肺地笑道:“你还真够猛的,居然连炼尸这么狠的法子也敢用!”

辛焱见到赤妖,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生的希望,不过他见这死人妖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説笑,不禁大怒:“哥是被人抓住了,正炼尸呢!你这死人妖,还不快帮哥想想办法!”

“炼尸?快告诉我摄魄xiǎo鬼在哪里?”赤妖眼中闪出了兴奋的光彩,口水都流了一地。

“被哥用神魂之火给全灭了!”辛焱决定恶心恶心赤妖。

果然,赤妖发出一声惨叫:“你怎么不通知我呢?那玩意可是大补啊!”

辛焱竭力稳住神魂之火,説道:“快告诉我怎么灭了这把神魂之火!不然连你也得烧成灰!”

“这个级别的火焰,我用来烧烤都嫌不够!”赤妖不屑一顾地説道,不过他还是给出了解决的办法:“神魂之火是无法熄灭的,不过你可以把它们转换成神识、地气和灵力!”

辛焱被他一diǎn拨,恍然大悟,既然三力可以转换成神魂之火,那神魂之火不也可以分解成灵力、地气、神识之力吗?

他理了理思路之后,尝试着感应识海中的神魂之火。

一次,没反应!

两次,还是没反应!

……

辛焱没有气馁,继续尝试感应神魂之火。这火虽然是一种全新的力量,但总归是他自己所孕育出来的,就如再好看的灵花也是灵植母体所生长出来的一样,双方之间有着天生的血肉联系。

他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终于在第十三次尝试时,他感应到了一xiǎo缕神魂之火。他xiǎo心地控制住着那一丝神魂之火,把它分解成灵力、地气和神识。

他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被分解开的三种力量,他体内的就自然运转,牵引着那三股力量沿着特定的路线游走,先走经脉,再进入丹田……最后煅入血肉、筋骨和识海。

一切都是那流畅和自然,好像本来就该如此。

辛焱知道自已赌对了,不再管三力运行的事,而是专心调动神魂之火,不断地把它分解成三力,剩下的事他就交给自已的身体本身去完成。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他就有底了。很快他就找到了诀窍,速度也大大加快。他源源不断地把神魂之火转化为三力,再把它们煅入血肉、筋骨和识海,渐渐地体内的神魂之火和三力之间的运转就达到了平衡。

随着体内的神魂之火和三力之间的转换越来越快,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漩涡的中心,不断吸收着药鼎中的药力进入身体,很快药鼎中的药力就被吸收一空,黑色的药水也变成了清水。最后他的身体竟开始扯动天地间的灵气,把大量的灵力吸收进入他的体内,好像永远也不会停止。

汕头天佑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汕头天佑医院专家介绍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费用高么
汕头天佑医院专家出诊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