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山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天然氣價改困境定價市場化與破除壟斷誰先誰

发布时间:2019-11-21 00:59:55 编辑:笔名

天然气价改困境:定价市场化与破除垄断谁先谁后

今年上半年,中石油进口天然气出现巨额亏损,由此引发的天然气价格改革话题再次成为业内议论的焦点

公开消息显示,中石油今年上半年的进口天然气业务面临巨额亏损,亏损总额超过200亿元,其中,从缅甸进口的天然气基本上是每进口一立方米就亏损1元翻看之前中石油的进口天然气这份成绩单,也是都很不理想中石油2013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天然气与管道板块销售进口中亚天然气274.53亿立方米,亏损人民币282.59亿元;销售进口LNG73.35亿立方米,亏损人民币202.81亿元;销售缅气4.09亿立方米,亏损人民币4.20亿元

很明显,进口天然气价格的高企以及国内天然气开发成本的提高,都使得天然气价格改革显得愈加紧迫同往年一样,面对价格倒挂的天然气市场,中石油在承受巨额亏损的同时,也一直在呼吁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以实现气价并轨

事实上,为了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国家已经多次调整了天然气出厂价格,以提高生产企业的积极性在2011年12月26日,国家发改委就率先在“两广”地区开展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改革试点此后,全国多个省区的天然气价格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当初被寄予厚望的“两广”试点并没有取得太大效果,气价改革依然难以推进现如今,天然气市场价格屡屡上涨、饱受公众诟病,作为天然气主要来源载体的石化巨头也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气价改革陷入这两难的境地

目前,我国的天然气价格主要分为出厂价、管道输送价、城市门站价和终端用户价四个环节,其中,出厂价和管道输送价由国家发改委制定,城市配送服务费由地方政府制定这种基于计划经济体制形成的价格机制严重滞后于行业发展的需要,已经严重阻碍了天然气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华夏能源研究员吴可仲认为,从长远来看,市场化改革是天然气价改的必然方向,但现行这种多环节政府均介入干预的价格机制由于缺乏灵活性,很难反映市场真正的供需关系

长期以来,我国的天然气进口主体基本受“三桶油”垄断其中,中石油主要通过陆地管道进口管道天然气,中海油则主要通过海上渠道进口液化天然气(LNG)虽然在2006年,新奥能源和中国燃气相继取得天然气进出口权,但查阅公开资料,此后再无其他企业获得相关资质有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仅中石油一家的天然气进口量就高达1368.49万吨,占全国进口总量的66%显然,天然气进口依然还是掌控在“三桶油”手中

当前,国内石化垄断巨头不仅控制着进口天然气资源,还集天然气勘探开采、管建设运营等垄断业务于一身石化巨头手握垄断大权,同时呼吁政府放开价格和实现市场化,这在气价屡涨不跌的大背景下,很容易在公众心中形成“政府被垄断巨头绑架,导致坐地要价”的臆想

对于民众而言,真正反感的其实并不是涨价,他们关心的是涨价的依据是什么背后谁来决定涨华夏能源研究员吴可仲认为,长期以来,国内天然气价格逢调必涨,加之这种石化巨头“几家独大”的垄断格局,很难打消公众对气价上涨的疑虑,这也是为何天然气涨价屡遭非议,气价改革难以推进的原因之一

发改委曾明确提出,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最终目的并不是单纯为了涨价,而是要建立具有竞争性的定价机制,即政府只对具有自然垄断性质的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进行管理,天然气出厂价格则放开让市场充分自由竞争形成但是充分的市场化竞争要以破除垄断为前提,否则政府指导价格很有可能就会沦为“垄断企业定价”

天然气价格改革关乎民生大计,在长期市场垄断的情况下,依赖政府过多的行政干预来平抑价格具有长期性风险,如果对这种依赖症继续放任,长期来看必然会病入膏肓无论是天然气的进口环节,还是天然气管建设运营,如果不打破垄断,允许其他的社会资本进入,天然气价格就难以真正走向市场化,长此以往,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天然气终端消费者的利益

他达拉非片怎么辨别真假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