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山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异类人生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1:34 编辑:笔名
无论悲剧人物是怎样善良、怎样幸运的一个人,他都被一种既不可理解、也无法抗拒的力量,莫名其妙地推向毁灭。——近代著名学者朱光潜

我挥汗如雨在地里除草,一个又甜又脆的声音在喊我“老白!”
不用看我知道是花溪。她是我头上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一片蓝天!
我拎着锄头站在她面前时,她俊俏的脸上现出夸张的惊讶。“你还是老白吗?怎么才两天你就脱了一层皮了!”那种发自内心的怜惜立刻让我感觉到了,一种温暖苦甜的情绪“嗡”地一下笼罩了我,我差点没挡住自己的眼泪。在苦难中领受来自亲爱者的一丝关怀,那感觉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我下午不能去学校,我耪完地后明早去。”“明天你得起多早啊?20多里路你又没有自行车,今天累成这样,明天再起早赶20里路你会累垮的。明天的演讲比赛你是主角阿!”“没办法,我就靠这点地生存,不能荒了。”“你两个哥也真自私,干的什么临时工,连回家种地的空也没有?把你的学业耽误了咱俩这辈子就完了!”我听到她的话语里很自然的用了“咱俩”这两个字,把她的命运和我连在一起,我不仅感到幸福还感到受宠若惊。我说:“他俩都 0多了,还没说上个媳妇,在外做临时工是想图个好名声,看能不能混上个媳妇。不回家就我理解,我家本来就寄人篱下,再有两个光棍,人家就更看不起了。”听了我的话她温柔的脸上现出了少有的恼怒:“吕沙洲你这人自私,光想着你那个穷家,光想着为别人牺牲,你心里根本没有我。自行车给你放这儿,你明早骑着去学校。除去我,累死你也没一个心疼。”她飞快地转身走下大道操小路而去。一个女孩家走20里路,她要傍晚才能到校。“花溪!”我推上车子去追她。“别喊我,我烦!”她转身跺脚,怒目而视。我直愣愣地看着她远去,百感交集。
桃花溪,这个县一中的校花,这个我们村里数一数二人家里数一数二的俊丫头,平时骄傲得像公主,偏偏和我这个村里最让人瞧不起人家出来的最让人瞧不起的人有缘分。后来我才意识到,这是造物主对我的折磨。在以后的岁月里,我经常在梦里见到她,梦里她总是像我们初恋时一样温柔。
作为学生会主席,我是“青春之火”演讲比赛的主持人。当预备铃响起的时候,我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学校。虽然我的两腿贯铅一样沉重,但是学校是我的港湾,这里没有歧视没有冷眼,它对每一个学生都平等,是我辄心向往的地方!我们家在村里也是异类。学校给了我平等的权利,我在这里有一种被接纳的归属感。我成功地主持了演讲比赛,而且作为选手发表了自己的演讲。当校长把演讲比赛第一名的奖杯捧给我时,我在如雷的掌声里寻找花溪,第三排的她美丽的大眼里蕴含着泪花。
离高考还有10多天,花溪寻找一切机会和我在一起。我的数学成绩不太好,她的语文成绩不太好,我们在一起学习称得上是珠联璧合。她再不忌讳什么,勇敢而骄傲地向同学们展示着我们的关系。我在这里是“白马王子”,能与“白马王子”恋爱她经常骄傲地羞红着脸。她还向女生们透露了对我的爱称:“老白!”弄得女生们经常嫉妒的有意在我面前喊她“老白!”凭我俩的成绩,我们双双考上大学没任何问题,我们自己充满信心,校长和班主任也对我们信心百倍。我们特别是我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你想啊,考上大学,跳出农门,就甩掉了自己异类的身份,就是国家干部,谁还敢蔑视我欺压我?和自己心爱的女人过完美好的一生,怎不让人激动?花溪比我走得更远。她躺在我的怀里,吻着我的脸,娇羞地问我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中午食堂里的菜很丰盛。我没钱吃菜,揣了两个大模,端了一茶缸白开水躲到食堂后面对付一顿。花溪还是找到了我,她把一份菜放到我面前,也不理我,背对着我吃她的饭。我知道她生我的气,她总是抱怨我和她客气,不把她当作一家人,把她的和我的分得很清,让她伤心。可是,我吃她的饭,花她的钱,总有一种低人一等感觉,觉得她和我不在一个层次,那种异类的感觉特别强烈地冲击着我的心。就连她在我面前说“我爸、我妈”,我也感觉是对我的一种蔑视,因为我在家称自己的父母是叫“大大、娘”。“爸、妈”的称呼透露着一种文明和高贵,“大大、娘”的称呼显得那样愚昧落后。虽然我在学校是风云人物,但从社会大背景上说,我们还是不在一个层面上。她背对着我吃完饭,见我默不做声,转过脸来说:“到寝室把衣服换一下,你的衣服该洗了。我正好趁中午给你洗一下,我不想让你在人家面前落笑话。”我还没说话,她突然发现他的一个叔,正在校园里东张西望。她喊了他,问他你找我吗?他叔我要称舅的。她叔听到喊声扭过脸来,看到了我们,走到我们跟前却并不同她搭话,说有事找我。我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他婉转地对我说:“我跟你说点事,你可别瞎想。你大大病重了!”他的表情立刻让我感觉到他所说的“病重”的含义。我意识到这种含义的时候,感到头有些晕,手中的白搪瓷缸子“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花溪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对她叔抱怨地说:“小叔你干什么?沙洲家出了什么事?”我的眼泪顺着面颊小河一样流淌。此刻我真想大哭一场,发泄我心中无法排泄的悲怆。但我不能,我怕同学们看到,我怕别人瞧不起的目光。我用手使劲捂着自己的嘴,但那种极力压抑的呜咽还是传出了我的喉咙。花溪忘情地一下子抱住了我,她说:“老白,你别这样!我害怕!”她叔看到她这样一下子变了脸,猛地吼了一嗓子:“小溪,你干什么?快给我放开!”这个敦实的庄稼汉,好像被人挖了祖坟一样的愤怒,脸几乎成了猪肝色。他的怒吼一下子让我压住了自己悲痛。我意识到他不愿意看到高贵的桃花溪与我这个瘪三如此亲密,这简直是对他的侮辱。我一下子从巨大的悲痛中走出来,我是什么人?怎么能够在他们面前表现这种悲痛?我推开花溪,擦干脸上的泪,对他说:“小舅,咱们走吧。”
来到村口,已是暮色苍茫的时分,远远地就看见我家门前挑着白幡,它告诉我父亲生命的完结。院子里满是人。我走进屋子,看到正当门的床上躺着我的父亲,身上盖着一张白纸。我慢慢跪下,掀开那张白纸,凝视着父亲消瘦蜡黄的脸,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在白纸上。我就这样看着,这样流着泪。人们有些慌,都说快让他哭出来,不哭出来会憋出病,这孩子就白搭了。左撇子大爷说:“你们别惊动他,这孩子孝顺得很,一时没转过弯来,他是个有数的孩子,不会出事。”
父亲的病一半是气出来的。如果我们家不到桃花庄来,身体强壮的父亲不会这么快就走到生命的尽头。
我家到桃花庄来有近20年了。我外祖父去世得早,我外祖母只有跟着唯一的儿子--我的舅舅生活。可我舅舅的岳母一辈子只有我舅母一个女儿,也必须和他们一起生活。我外祖母一生忠厚老实,是一个无能的人。而我舅舅的岳母却强悍泼辣,不是饶人的茬子。生活中我外祖母总是受气,怕给儿子添麻烦又总是忍气吞声。有一次,她实在是绝望了,就偷偷地上了吊。被人发现救醒后,就不吃不喝光是流泪,弄得我舅舅一筹莫展。我舅舅是国家干部,一家人都在区上住,家里闲下了一片院子。他的三个叔叔有很多孩子,就经常算计他的那片院子。他们觉得我舅舅夫妻俩都有工作,以后不会回家住了,那片院子就是他们的了,所以对那片院子很上心。我舅舅知道他们的心思,就觉得很咽不下这口气。我外祖父是老大,与他的几个兄弟同父异母,关系一直不太好,况且人丁不旺,只我舅舅一个男孩。因为这两个原因,我舅舅就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我家搬到他庄上去,住他的房子。这样,一来堵住了他三个叔叔的嘴,打消他们霸占他房子的念头;二来可让我外祖母回到老家跟我们一起住,免得两个老太太整日闹矛盾,使他不安宁。我父亲是不愿意到桃花庄来的,他知道寄人篱下的滋味不会好受。可我母亲在娘家是老大,又只有这一个弟弟,很疼他。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家来桃花庄落了户。我舅舅的三叔也就是我母亲的三叔是大队书记,四叔是队长,我家的到来损害了他们的利益,政治的迫害、家族的欺压,加上经济的拮据彻底拖垮了我的父亲。
家里几乎没有一分钱,我母亲只有带着我们兄弟三人跪求村上的老执,求他们暂且为父亲赊一副棺木。他们说死人为大,先让他入土为安,棺木就交给我们办。在我们那里孝子是不允许坐或站的,总是要跪着。有人来吊孝,院里专门有一位老执报信,高喊一声“点火!”,我们在父亲身旁就要在痨盆里燃起纸钱,并陪着外边的客人高声痛哭。外边的人在灵棚里行过三跪九叩之礼,老执再接着高喊一声:“谢,客到!”吊孝的人就走进屋,我们兄弟三人就按长幼依次给他们磕头,他们必须用两手象征性的搀一下我们,接着大哥就给他们递烟。他们点上烟后,就会询问父亲得的什么病,何时咽气,然后劝我们节哀,唏嘘惋惜一番后告辞离去。我跪在父亲的遗体旁,不时的随着“点火”、“客到”的声音痛哭、磕头,脑海里不时回映着父亲生前的音容笑貌。俗话说天下父母疼小儿,父亲生前对我寄予的希望最大,指望我能光耀门庭,为他争口气,摆脱我家这种低贱的地位。无论家里多困难,他总是咬着牙东挪西借供我读书。父亲枸瘘着腰,穿着洗得发白的老蓝布褂子,后背上补着一块新的老蓝布补丁,低声下气地找人借钱,筹措我的学费。这可怜的背影就像电影镜头,不停地在我脑海里闪回。使我心中的悲哀像大海的波涛一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父亲是个善良而又老实的人,来桃花庄十几年从来没和人红过脸。面对桃家大家族的欺压,他总是忍气吞声,打落了牙往肚里咽,总是用笑脸去迎接人家的冷屁股。他的人格赢得了桃家家族以外的人普遍尊重,我在屋里总是听到外边有人说,好人啊!好人啊!就是死得太早了。他们在为他的死抱屈。
送葬我们这里称出殡,要由长子长孙挑幡在前引路,儿子抱哭丧棒紧跟,后面是长孙以外的其他孙辈,再后便是16个人抬的棺木,棺木后边是儿媳、孙女简称女孝子和众亲邻。哭丧棒要用柳木砍成半米长,因为柳木容易成活,筑坟后将哭丧棒插在坟上,很快就会发芽长成小树,不几年就会树木参天,有荫蔽后代的意思。抬棺木时先由长子孙摔破痨盆,老执不喊“12 ”,也不喊“预备、起”,而是喊“前后、起”,众人才能抬起棺木。孝子不能直腰,要躬着背,哭丧棒必须粘着地,慢慢地走。我们兄弟三人都没有娶妻生子,谈不上长孙次孙,棺后也没有女孝子,痨盆只有大哥自己摔,小幡只有大哥自己挑着。我环顾前后,就是三条光棍汉。一种悲哀掺杂着的羞愧和自卑立刻席卷了我心灵的世界。甭说别人,就是我自己也对我们这一家人产生了无限的蔑视感。“彼人也,我亦人也”,为什么会混到这种地步。我默默地向父亲的在天之灵发誓:我一定要改变这种状况,一定要让哥哥们娶上媳妇,让他们活出人样来!
埋葬了父亲的第二天就该高考了,我身体极度虚弱,脑子里一片乱麻,思维明显混乱。面对竞争残酷的高考我感到了自己的心虚。晚上九点多钟我步行赶到了学校。花溪手里拿着书焦躁地在学校门前的路灯下徘徊,我远远地看到她,知道她不是在读书而是在等我。我出现在灯光里她几步就跑到我面前,她心里的殷切关怀都写在脸上。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心里承受的东西太多了,见到自己的亲人我真想抱住她大哭一场。她把我拉到灯影里,也不说话,一下子紧紧抱住我用她温润的唇吻我脸上的泪。这一刻我突然想,要是现在地球突然毁灭该多好啊。我活得太累了,就这样和自己心爱的女人相拥着死去,大家都毁灭了,再没有荣辱得失,再没有高低贵贱,实在是上天的恩赐!但这不可能。我说:“花溪啊,我心里方寸已乱,我担心今年能不能考上!”她的身子哆嗦了一下,急切地说:“老白,你别这样,千万别这样。你要有信心,你考上学是咱俩的唯一出路,要不然你那个家会把你拖向深渊,你就完了。到那时我怎么办啊?”我把她抱得更紧发自内心地说:“花溪,为了你,我做最大的努力!”她欢心的说:“我的老白就应该是这样!”
通知书来了,花溪考上了滁州师专,而我理所当然的名落孙山。老师们都替我惋惜,花溪简直就成了困兽。她的家人严格限制他与我来往,或许他们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而我的心却平静了,平静得像一潭死水。校长和班主任到我家来,劝我再复读一年,凭我的成绩一定没问题。然而,谁来供应我的学费呀?60多岁的母亲多病缠身,两个哥哥做临时工也剩不了几个钱。一分钱难死英雄汉,我不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况且家里还有十几亩地,我不在家种,两个哥哥必有一个回来种地,回来种地怎么能娶上媳妇?校长和班主任看着我家徒四壁的窘境,无可奈何地惋惜地离去。花溪在去学校报到的前一天晚上,悄悄地来到我家。我清楚的记得,那是1984年9月7日。连绵的秋雨下了整整一天,到傍晚也没有停的意思。我正坐在小凳上专心致志的看书,忽然觉得光线一暗,抬起头,见花溪打着伞站在门前。她收拢伞扭身进屋,坐在凳上一本正经地说:“老白,你今年必须复读!”没等我说话她就接着说:“你不要考虑钱的事。我到学校后国家每月补助我19块钱(那时国家对大学生是全包的—沙洲注),我都寄给你,勉强够你读完一年。我肯定比你早上班一年,可以用我的工资供你上大学。你千万别因为你这个破破烂烂的家耽误了自己一辈子!”花溪和我谈了一晚上,除去相拥相吻的时候都是激烈的争论。相爱以来,我们怎么爱也爱不够,从来没有争吵过,今天却难以调和了。天亮了,她没有说服我,难过而恼怒的用“你顽固!”结束了她的游说。我的选择使我从此再也没找到在学校里那种“白天鹅”的感觉,一直没有走出“丑小鸭”的行列。外边的雨还在无休无止地下着,花溪与我吻别,说了句:“我给你来信。”就消失在绵绵的雨雾中。我当时绝对没有想到,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许多年以后,我用一篇发表在省报副刊上的散文《心仪》,记述了这个秋天的凄风苦雨的夜晚,祭奠我的初恋,倾诉我对她的无限深情。我希望她看到了这篇散文。

共 699 字 14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出身低贱的农村草根青年,梦想靠自己的努力走出恶劣的生存环境,遭受生活和爱情的双重打击,最后无奈走向死亡……”一篇比较厚实的中篇小说,作者以“我”的口吻进行自述,将我生存在这个社会上的生活、爱情、亲情都描写的如此地细致,并且将农村的一些劳动场面绘制成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和感情纠葛剖析地如此鲜明,无论是谋篇布局还是情节设置都具有艺术性色彩,在小说语言上面具备成熟与老练。如此大的篇幅,如此广的生活空间,若没有一定的小说功底,相信作者不能把此篇小说写得如此成功。假如主题思想能够再提升一个高度,小说的魅力会更加光彩夺目。“我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但愿阎王那里没有等级、没有‘身份’、‘编制’在那个世界我不再是异类,能做一个被确认的小鬼足矣……”这样的结尾略显晦涩,但留给读者的是一个广阔的想象空间。[实习编辑:柳絮如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09-01-01 1 :45:52 欣赏如此厚实的佳作,佩服作者的文字功底。祝元旦快乐! 人生就是一场修炼!
2 楼 文友: 2009-01-01 2 :52:11 一口气读完天地的作品,没办法,真的是欲罢不能。小说主人公读书以前的家庭遭遇写的不是很多,但我能完全的感受到,真的和我在家乡读书时的家庭境遇一个样,虽然我家不是“外来户”,却也一样的被欺压;而对于爱情,我看的很神圣,我一直在坚持不让自己因为任何的理由堕落,因为我不要有后悔,直到现在伴随我最深的体会是自卑;对于主人公的“官运”仕途,虽因为年轻没有经历过也能体会一点,直到现在,为什么天天说要建立和谐社会,因为现在并不和谐;对于结局,虽然似乎极端了,但我认为这很合理,在经历了那么多后,在那样的背景里,除了狠、最原始的报仇,主人公还能做什么?换成我也会这样做的。对小说在文字上的功夫,我这个初入者不敢班门弄斧,只觉很自然、无懈可击,只觉编辑的话说出心声。只对编辑说的“假如主题思想能够再提升一个高度,小说的魅力会更加光彩夺目”,有点浅见:这主题还不够深刻?
 楼 文友: 2009-01-02 11: 5: 8 很久了,总是想把那些生活在最底层的草根百姓的真实生活用文学的形式反映出来。我要求自己这种反映应该是真实,严峻的真实,是不同于主流媒体、主流话语权控制下的真实。虽然文学必须高于生活,但它必须以生活的真实为基础。我不喜欢做缺德者,但更不喜欢做拍马逢迎的歌德者。感谢上苍给我灵感,我终于说出来了——为我的民族,为我的善良的父老乡亲,为我的文学人的良心。谢谢柳絮、寂寞浪费时间读了我这篇粗俗的文字,谢谢你们的祝福!山人这厢致礼了!
4 楼 文友: 2009-02-07 11:2 : 5 关注写者,和文,有享受和盗窃素材?是写者所需!不会见怪吧!当今中国,社会之丰富,应立体观察和思考!可用俯视、仰视、平视、远视、近视,才能全面和立体思考社会之丰富,借文字绘制人、景、物的美画!是文友建议!创新是发展的动力! 以文会友,互相交流,共同精彩!
5 楼 文友: 2009-02-25 18:49: 9 无语泪先流...... 希望在这里让幸福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6 楼 文友: 2009-05- 0 12:28:07 我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但愿阎王那里没有等级、没有“身份”、“编制”,在那个世界我不再是异类,能做一个被确认的小鬼足矣……
这才是整篇文章里的精华!!!!!!
主人翁长期压抑在“身份”,“编制”里被视为异类,时时刻刻都在幻想着有朝一日能走出那困境,为了自己的目标,平时不得不自卑地忍让有一切,包括自己的爱情,自己的业绩......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换来的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和打击.当人性的自尊受到极限的打击后,正如鲁讯先生说的那样: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灭亡!
通篇小说无处不在的呐喊声中让读者听到了警告: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但愿阎王那里没有等级、没有“身份”、“编制”,在那个世界我不再是异类,能做一个被确认的小鬼足矣……一种反嘲讽的手法作为总结性的结尾,让人深思又让人欲哭无泪.......
问好作者! 一个对诗歌有爱好的人!
7 楼 文友: 2012-08-09 12:15:24 再一次看到老师的作品,心灵受到强烈震撼。一纸编制,害苦了几代人,一篇对现实体制不均等的有力抨击小说。同时向这个社会宣告: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但愿阎王那里没有等级、没有 身份 、 编制 ,在那个世界我不再是异类,能做一个被确认的小鬼足矣 一种反嘲讽的手法,作为总结性的结尾,让人欲哭无泪.......
一篇那人寻味的小说,对苦苦挣扎在生活底层的描写到位,非常细腻的人物心里刻画,是学生学习的榜样!

8 楼 文友: 201 -02-07 20:56:57 读完小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生活的磨难可以赠与一个人厚重的底蕴,而不屈服的性情却可以塑造一个人刚直的内涵。问好耕主。提前祝新春愉快,幸福安康。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9 楼 文友: 2014-12-12 01:12: 0 等级、身份、编制,土皇帝的霸道 生生夺走了一位出身卑微、才华横溢的草根青年的生命! 异类人生 如一面历史铜镜照见了社会的不公、丑陋、残酷 让人惊诧、痛心、反思 震撼人心的佳作! 爱诗,爱文学;正直善良,敢说敢当。信奉但丁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10 楼 文友: 2014-12-12 01:4 :28 读完了《异类人生》,心情沉重、悲哀、压抑,吕沙洲的复仇与自杀,是对社会的拷问!佩服耕老师的笔力功底,赐予凌波一次绝佳的学习机会,深致谢意! 爱诗,爱文学;正直善良,敢说敢当。信奉但丁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2岁宝宝流鼻血
宝宝健脾胃食谱
冠心病和胃窦炎的中药药方
薏芽健脾凝胶吃法